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宁夏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东莞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阳泉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盘锦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暴露哪些问题
2017-11-10
中国青年报

  原本是企业为员工特设的“福利”,让员工可以“带娃上班”,现在却变成了“萌娃被虐”。

  11月9日上午,上海长宁警方发布消息称,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3名涉事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有媒体挖出这家亲子园的托管机构来自上海市妇联下属一家杂志社,也有人发现“携程亲子园”曾是工会系统力推的服务职工的“拳头产品”。

  两天来,携程高管、家长、涉事老师陆续出面澄清事情经过,承担责任。然而,这次事件究竟暴露出哪些问题?

  工会力推的“拳头产品”

  两段教师“虐待”孩子的视频监控资料,由涉事儿童家长提供。这名家长在发现孩子耳朵上有明显的外伤后,向园内老师反映无果,最终要求调取园内监控视频。

  两段视频分别截取自11月1日早上和11月3日中午。11月1日的视频显示,老师在帮孩子换衣服时,忽然将孩子的背包拿下,用力摔到地上,还将孩子推倒,导致孩子撞到了小凳子上;11月3日的视频显示,老师在给孩子穿衣服时,不知为何给孩子食用了不明物品(有家长指出不明物品是芥末),随后孩子开始哭泣,老师也不管。

  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社会公众极大关注。随后,携程方面表态,此次事件中相关的医疗赔偿等一切费用,首先由管理亲子中心的第三方负责,不足的将由携程方面兜底。目前,3个月内的所有录像均对家长开放,由家长自发观看,找出所有证据。

  记者注意到,“携程亲子园”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幼儿园或者幼儿托管机构。它是携程作为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给予员工的一项“福利”,也是上海市总工会今年推出的“拳头产品”——职工亲子工作室。

  考虑到众多双职工家庭“幼儿在家没人带”的实际困难,本着为职工服务的“初心”,今年3月7日,上海市总工会在12家有托育服务基础的企事业单位推出“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解决职工的子女托育难题。

  “携程亲子园”就是“职工亲子工作室”中的一个,园中的孩子全是携程公司员工的子女。上海市总工会当时称,今年年内,上海的目标是完善和新建50家“职工亲子工作室”。事发后,这处占地800平方米的“携程亲子园”已经暂时停业。

  “职工亲子工作室”面临第三方托管难题

  记者采访发现,实际上,早在上海市总工会推出“职工亲子工作室”以前,上海就已经有一些企事业单位为职工开启了幼儿寒暑假托管、青少年学生放学后托管的服务。

  “职工亲子工作室”一般由企事业单位内的工会、妇联牵头,人事处、人力资源部负责管理。但一个现实问题是,没有哪个企业或事业单位可以有自聘的专门工作人员来直接负责“职工亲子工作室”的运营。

  “第三方机构托管”是“职工亲子工作室”的必然选择。

  上海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亲子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为职工子女提供的晚托班服务,实际上就是把社会上名气较响、管理较规范的晚托机构引入到单位,“签下合同,孩子接送,到单位后辅导作业、托管,由这个机构全包”。

  单位腾出一个专门的房间,为晚托班配齐学习生活用品,划分出学习区、娱乐区、休息区、中央活动区等区域,供孩子使用,服务则由晚托机构来承接。至于这家晚托机构是否具有托管青少年学生的资质,这名负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般都是教育咨询类的公司,也有的叫教育科技公司,你说有没有资质?”

  记者注意到,此前上海市教委曾下大力气清理、整顿不规范的社会办学机构。今年年初,上海多个部门联合摸排发现,目前近7000家各类教育培训机构中,“有证有照”的约占四分之一,“无证无照”的有1300余家,其中500余家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学科类和学科延伸类培训的机构,已进入逐步关停阶段。

  “我们是企业,我也想找‘有证有照’的机构来,但我们这块‘肉’太小,人家瞧不上。”上述亲子工作室负责人说,他也曾尝试联系过证照齐全的机构,但这些机构均不提供对外的第三方托管服务。

  资质,成为“职工亲子工作室”面前的一道坎儿。

  一名企业创始人告诉记者,自己公司开办的亲子园,曾多次受到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关心”,“让我们干脆成立幼儿园或者托儿所算了,便于监管,但要有证照,太麻烦了。”

  最终,这家企业选择了一家“说不清楚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托管幼儿。为了保证不出安全事故,他们在亲子园里安装了摄像头,并要求人力资源部门每天时不时去察看情况。

  看似“最保险”,实则处于“监管空白”

  上述两家企事业单位“职工亲子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时,上海总工会推出的试点中,携程的选择实际上是“最保险的”——上海市妇联《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

  此前上海本地媒体的报道称,携程网是在长宁区妇联的牵头下,选择“为了孩子学苑”作为第三方托管机构的。工会的项目,妇联承办,这在很多准备开办“职工亲子工作室”的企事业单位看来,颇为稳妥。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个项目本身,实际上处于“监管空白”地带。一方面,它是工会推出的服务职工项目,是便民利民的好事,似乎看上去应由工会负责监管;另一方面,它的实质是一家教育托管机构,那它是否应该符合上海市教委对机构的相关管理规定呢?

  记者注意到,工会并没有“不管”这个机构,只是工会方面的“管理”并不具备强制性。比如,上海市总工会出台了《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该办法要求人均活动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看护人员与托管对象人数比“原则上”应不低于1∶10,提供专业学业辅导等服务应由具备资质的人员进行。

  工会还要求工作室做到“五个有”,即有安全措施、有基本师资、有托管协议、有意外保险、有应急预案。

  但是,以上规定都是“非强制性规定”。理论上讲,只有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才能以发放“证照”的手段,对民营教育机构进行有效管理——符合条件的,发放证照继续办学;不符合条件的,关门。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为了孩子学苑”的实际控制人张某并非体制内人士,而是一个拥有8家教育咨询、文化传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负责人。看似来头不小的“为了孩子学苑”也并未在上海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备案登记。

  也就是说,携程选择了一个看似正规、实际却并没有资质的“第三方托管机构”。

  《上海市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设置标准》的要求,远比工会《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严格得多。标准规定,民非教育机构(非高等非学历教育)应当聘任专职校长,校长年龄一般不超过70岁,应当具有3年以上教育管理工作经历和大学专科以上学历;机构的办学场所中实际使用的教学行政用房总建筑面积不得少于300平方米,并且教学用房建筑面积不得少于办学场所总建筑面积的三分之二;决策机构成员应当不少于5人,其中三分之一以上人员应当具有5年以上相关教育教学经验等。

  11月9日,在社会持续关注下,上海市妇联就此事件作出回应称,《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属独立法人单位,目前已就此事件发表公开致歉信。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查询师范高中
选择省份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选择市
选择县
所属示范高中
相关新闻